新京报讯(记者 王真真)东航传出“随心飞”产品或已售罄的消息后不久,其一款打包出售里程的新版“随心飞”又在近日粉墨登场。在一波接一波“随心飞”变“闹心飞”的吐槽中,东航新版“随心飞”产品能否实现“随心”,到底划不划算,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热点。

 

其实,除东航新推“前程万里”外,深圳航空、南方航空、中国国航等航空公司也自3月起相继推出了新的“随心飞”产品。航司们“乐此不疲”,业内人士对“随心飞”产品的未来发展却有所保留。

 

4666元起购买10000公里里程,一年内随便飞

 

去年6月18日率先推出周末随心飞产品的东航,于今年4月6日又出新招,宣布在自有渠道上线“前程万里”产品。与以往打包出售机票的“随心飞”产品有所不同,“前程万里”主打出售里程。为此,东航在产品公告中还专门强调“产品已申请专利”。

 

图/东航官网截图

 

据东航介绍,“前程万里”是一款直接按航线距离出售和使用的航空旅行产品,用户购买后可在有效使用期限内凭此预订全时季、全航线、全舱位东航、上航实际承运的国内(不含港澳台)航线所有航班,国际及地区航线航班订座视疫情情况开放。

 

东航的“前程万里”以4666元至11666元不等的价位,购买10000公里里程,根据用户每次所订航班的航线距离和舱位,扣减相应里程。

 

图/东航APP截图

 

按照产品规则,扣减里程的标准是:经济舱为1倍航线距离,超级经济舱1.5倍,公务舱2倍,豪华公务舱及头等舱4倍。根据预订座位的最晚时限(不晚于航班起飞日期的天数)的不同,东航将“前程万里”分为30天、14天、7天、3天和通用(不显示)五种规格。单个产品有效期一年,购买多个产品有效期可累计,两个产品连续有效期两年,三个及以上产品最长有效期可至2021-04-21。

 

图/东航APP截图

 

“不限时使用”是“前程万里”产品的一大亮点,也就是说在五一、国庆、春节等节假日,“前程万里”都可以使用。东航认为,使用该产品换购机票较普通公布运价有较大的价格优势,未来机票价格变化不影响该产品使用,有利于使用人预算管控。

 

东航“前程万里”划不划算?要看怎么用

 

对于消费者而言,“前程万里”到底划不划算? 

 

有消费者认为,东航的“前程万里”对于那些只能在五一、国庆以及春节等假期才能回家的人来说是实用的,尤其是那些回家航线还属于节假日热门航线的人;对于那些在国庆等假期有远程出游计划的人来说,也较为划算。但也有消费者认为,东航此次推出的“前程万里”不如之前的“周末随心飞”产品划算。另外,还有消费者认为,以4666元至11666元不等的价位打包里程数,乍一看比直接买机票便宜,但是根据东航给出的核兑里程数计算,并不比提早购买机票划算。

 

在民航专家林智杰看来,对于旅客而言,东航的“前程万里”划不划算要看怎么用。如果兑换的是普通航线,就算按2019年的市场票价,也是不划算的;如果旅客兑换的是节假日热门旅游线或是热门商务线,就可能“薅到羊毛”。以上海虹桥飞北京首都的航线为例,未来一年内,D30版本(提前30天订票)飞个来回只要1000元起,D00版本(当天订票)要2500元起。

 

民航专家綦琦指出,东航此次推出的“前程万里”产品,更像是给消费者出的一道算数题,而答案则是“仁者见者,智者见智”。如果旅客解出的答案与自身需求匹配,那“前程万里”是一个好产品,反之则不是一个好产品。

 

綦琦认为,东航的“前程万里”产品最适合的是那些对航司营销有深度研究的人。虽然“前程万里”的使用方法与之前的“随心飞”类似,但是在计算消费者权益的时候,“前程万里”相对复杂许多。

 

之所以“前程万里”与此前的“随心飞”有较大不同,与其推出的市场背景有很大关系。在林智杰看来,东航“随心飞”是年卡,“前程万里”则是储值卡。他认为,东航的“随心飞”是低客座率下的创新产品,3322元飞一年,在疫情导致客座率很低的情况下,3322元一年的产品可利用空余座位刺激旅客出行,也有助于国内复工复产。而“前程万里”是低票价下的创新产品。4666元至11666元不等的价位,一方面可以帮助旅客锁定未来的机票价格;另一方面,在东航的精算下,应该能提升航司整体票价水平。

 

綦琦表示,在国内疫情控制持续稳定、国内民航市场复苏、机票票价有所回升的背景下,航司不会再做亏本大甩卖的生意,而推出新的营销产品,在成本上可能会出现平均上浮。飞友科技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3月,中国内地航线执行的日均航班量为12451班次,全面恢复至疫情之前2019年的同期水平。

 

旅游航线平均票价趋于回归,“随心飞”产品将逐渐退出市场

 

“前程万里”与其他“随心飞”产品一样,都是航司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推出的现象级产品。虽然“前程万里”修复了此前一批“随心飞”产品的部分漏洞,但不可否认,同为现象级产品,也都会有一些共同问题。

 

自3月以来,“随心飞”变“闹心飞”的话题愈演愈烈,航司们的“随心飞”产品因“套路深”、兑换难等受到质疑。据报道,有消费者在兑换购买的某航司相关产品后,遭遇了14次航班变动,多次对消费者行程造成影响,甚至遇到过一个航班变动三次的情况。

 

林智杰认为,“随心飞”投诉较多的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。一方面是因规则不透明,每家航司都会承诺每一个航班放出多少个座位。但实际上,订不到座位的旅客没法检验航司到底有没有按照承诺开放座位。另一方面则因航班变更多,“随心飞”的旅客票价贡献比较低,其所选航班就更容易被取消,加剧了旅客出行的矛盾。

 

綦琦指出,消费体验具有极强的主观性,特别是对于服务产品。在疫情暴发抑制航空出行需求的大背景下,航空公司推出的以“随心飞”为代表的产品营销创新,属于“无形服务”的范畴。“随心飞”的本质是消费者购买了一份由航空公司“打包”的权益类服务产品包,它与普通购买机票不同的是非标性和非及时性,这是“随心飞”在个别消费者处变为“闹心飞”的最根本原因。

 

面对国内疫情防控持续向好的背景,綦琦表示,从清明假期开始,未来五一假期、端午节假期、暑假旺季等乘机出行需求回升趋势相对明朗,旅游航线平均票价趋于回归。出于对更高经济回报的追逐,国内航司往往会倾向于将更多航班座位用于销售,而不是对已售权益兑换。

 

除东航新推的“前程万里”外,深圳航空、南方航空、中国国航等航空公司也自3月起相继推出了新的“随心飞”产品。但在綦琦与林智杰看来,“随心飞”都是一个阶段性产物。既然是阶段性产物,“随心飞”的周期就会有很多限制。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、民航市场的逐步恢复,“随心飞”产品将会逐渐退出。

 

在綦琦看来,从“随心飞”到“前程万里”,东航正在以某种形式让“随心飞”慢慢退出。

 

校对 李铭